贫民窟里的百万富翁

妈经常给我讲她们那个年代的故事,印象中最诙谐的段子就是“老师每天早晨上课都要和我们讲:解放区的天是晴朗的天,台湾同胞水深火热”。一晃几十年过去了,每次新闻播到关于台湾的消息,家里人总不免要拿出这个段子笑上一番。

提到印度,估计很多人首先想到的是莫名其妙遍载歌载舞的宝莱坞电影,接下来是《生活大爆炸》里Raj Koothrappali亮骚的口音,再严肃点儿,就是活在“水深火热”之中贫穷的印度人民了。

为了一探究竟,暑假背包去了趟印度,短短两周,感触非常多。这回换个方式写游记,讲几件在印度亲身经历的事儿:

(1)、放了假先去巴林玩儿了一天,去程的飞机从麦纳麦直飞新德里。邻座的大叔是印度人,40多岁。因为不会英文,入境卡是我帮忙填的。和绝大部分的印巴人一样,大叔看起来也是一名来到海湾国家靠力气吃饭的工人,穿着略显破旧的衣服,护照很新,里面只有巴林一个国家的签证。路过印度南部的时候遇到了很强的气流,飞机晃的厉害,透过机窗甚至能看到远处的闪电。差半个小时就要降落的时候周围好多人都晕吐了,我也不例外,捧着纸袋等着,下定决心再也不因为便宜几十块钱去飞廉航。这一切发生的时候,我听到了邻座传来诵读Duaa的声音(伊斯兰教中的祷告词),低沉的很。大叔眯紧了双眼,托起双掌,嘴中念念有词,那一刻觉得所有颠簸都弱爆了。

心财万贯,家徒四壁又有何妨。

(2)、来印度若不坐火车,那便少了一份乐趣。印度火车票是出了名的难买,建议直接去火车站的外籍售票室或者窗口购买,基本上可以凭借这张与众不同的脸和护照买到当天的车票,不过这只是外国人的特权。如果你的票上面写着WL(waiting list),那就意味着你没有座位不能乘车,开车前1小时找到这个车次站台的公告牌,这里会贴有你这个车次所有WL旅客的名单,找你的名字后面会注明车厢和座位号,还找不到就去窗口问,一定能够解决,否则不会轻易出票。

关于火车的座位等级,在这儿还是推荐A1和A2空调箱,最主要的是安全,气味闻起来也舒服些。不过来印度的想必都不是糕帅富和白富美,体验下SL(sleeper class)和三等箱也算不虚此行。这次坐了两次SL和一次三等箱,被挤、被熏的身心疲惫。脏乱的火车、刺鼻的气味和成堆的垃圾充斥在各个火车站里。在新德里第一次坐火车,车还没停稳已经有人跑着跳进窗户钻进车厢了,扒在门上的更是数不胜数。在阿格拉火车不幸晚点,一晚就是7个小时,如果提前定好晚点时间就算了,居然是分六次每次顺延一小时,被逼无奈买了条铁链把包和我锁在一块儿,拆开几个塑料袋打地铺过夜。坐的最长的一次火车是从斋浦尔到孟买,一千多公里的路程竟然跑了21个小时。之前一直觉得国内的售票系统够差了、火车够挤了、车站够乱了,印度知趣的降低了所有我对铁路的底限。

说到这儿倒是有个小事要讲,虽然车厢内外的条件极差,但这件事却让我每次想到印度都觉得特别美好。在斋浦尔去孟买的火车上结识了一对年轻夫妇,带着两个孩子,一男一女,四个人坐在我对面。因为语言不通的原因,我们除了互相笑笑外也没什么接触。那两个孩子倒是对我很是好奇,小男孩儿是哥哥,四岁的样子,女孩儿大概比他小一岁。两个人在我对面搬弄着火车风扇和灯的开关,男孩儿关上,女孩儿立马就拨开。两个人还时不时的瞄上我两眼,看看我有什么反应,玩儿很开心。

因为赶上了印度最闷热的季节,每次到站的时候都会看到一堆印度人拿着空瓶子下车,去车站的水龙头接水。我事先买了三瓶1.5升的Bisleri(印度的“农夫山泉”),心想着喝不完就留在车里好了,没想到火车才跑了不到一半个小时3瓶水就见底了。孩子的父亲细心地察觉到了我嘴干,和我说了几句印地语,递给了我他的水瓶。我赶紧道了谢,灌了小半瓶把水还了回去。燥热的车厢显得很不安,坐在车厢里被周围的印度人各种围观,浑身不自在,只好戴上耳机坐到窗户边看风景去了。过了不久火车上推销的来了,拎着一筐玲琅满目的玩具,玩儿蔫了的小男孩儿看到玩具马上就回过了神,吵着爸爸要那支玩具枪。父亲起初没同意,不情愿写满了小男孩儿的脸,于是父亲还是问了问价钱。想必是价钱太不划算,他看了看框里的其他玩具,随手挑了个看起来便宜些的塞到了儿子手里。这一下小男孩不乐意了,哭着嚷着要那把玩具枪,周围的人都围着看他闹,父亲生气的把他手里的玩具放回了框里,支走了推销的阿姨,一把把他拽到了身边。于是,我们的这位贪心的小朋友不但没拿到玩具,还遭了父亲一顿痛打。

满脸眼泪的小男孩儿抽泣着爬到了妈妈身边,母亲心疼的把他抱在怀里,不一会儿小男孩儿竟睡着了。天色渐渐暗了下来,闷热的火车上才有了一丝凉意,男人默默从包里拿出了薄毯子给他俩盖好,爬到上铺打盹去了。而小女孩儿一直在我对面乖乖的不敢出声,见哥哥睡得正香没人陪她玩,小家伙竟打起了我的主意。偷偷地把脚丫子伸到了我的脚背上,边伸边怯怯的看着我,我笑了笑表示默许,把头又扭向窗户那边了。车窗外是印度还没被污染的晚霞,车厢里是顺着窗户进来的风,脚背上是一双柔软的小脚丫,那感觉真是惬意极了。

不一会儿他们到站了,小男孩儿被妈妈叫醒。似乎他早就忘了玩具这码事儿,甚至连挨打都不记得了,拉着妹妹的手走在前面。女人搭了把手,男人背起了看起来很重的行囊,点头和周围的人到个别,四个人慢慢走出车厢。

我相信这一家四口只是印度人的缩影。活的幸福不一定非要大房子和豪车,生两个孩子也未必拖国家后腿,有爱就足够了。

(3)、在印度,最常见的交通工具是rickshaw,咱这儿叫三蹦子。有人力的,也有电动的,一般来说电动的都比人力贵20卢比左右。短途一般我就坐人力的了,也图个安静。绝大部分的拉车师傅都是漫天瞎要价,要么就是到了地方声称找不开零钱,但在阿格拉的时候遇到了一位让我终身难忘的师傅。

师傅看上去五十有余的样子,头发黑白相间,蹬车异常吃力。他的英语不太好,但印度人都喜欢和外国乘客闲聊,这位也不例外。他问我是哪里人,我说中国,他问我是否不远万里从中国来玩,我说我住在阿联酋,离这儿很近。这时他放慢了蹬车的脚步,问我是不是穆斯林,我回答到السلام عليكم(穆斯林间的问候语)。他停下了车,用我几乎听不懂的英语混杂着印地语说了些什么,听了两遍,因为实在很难领会他的意思,我只好不停的笑着摇头。老先生显得很着急,念起了《古兰经》开端章中的前三句(Bismillah Ar-Rahman Ar-Raheem,Al-hamdu lillahi Rabb il-‘alamin,Ar-Rahman Ar-Raheem),然后从口袋里掏出了10卢比给我,不停地重复麦加麦加。听了几遍我一下子就开窍了,师傅希望我能够下次去朝拜的时候把这10卢比作为慈善捐。慈善捐是伊斯兰五大支柱中的天课,朝拜也是五大支柱之一,但并不是每个穆斯林都有机会和条件前往沙特,所以是可以“代朝拜”的。当时那感觉已经不只是感动了,赶紧下车和他一起把车推上了坡,要么坐在车里会觉得羞愧。曲曲的10卢比,连一瓶可乐都买不到,而你我看到街边乞讨的人却不愿施舍一分,但10卢比对这位师傅而言,可能是在酷日下骑行一两公里的血汗钱了。

Mashallah,心中有真主,便没有贫穷富贵之分。

其实还有很多事儿历历在目:刚到斋浦尔得了急性痢疾,肚子闹的一塌糊涂,烧到39度。青旅门口拉活儿的师傅给送到了当地的公立医院,浑身都麻了,连路都没法走,打小第一次被抬上了带轱辘的急诊床。想必是烧傻了,具体是什么病也记不清,感觉跟一直坐在过山车上似的。记得身边的大哥头流了很多血,还有很多刚受了严重外伤的人。在那个房间里,比我更需要照顾的人多了去了,但迷迷糊糊的看到了很多张不同的脸路过我床前,有医生,有护士,他们忙的时候打扫卫生的也来帮忙,就连最后一罐液都是旁边那张床的家属帮拔的。离开前给每个有印象的面孔都鞠躬道了谢,第一次自己出门在外碰到这种情况,打心眼儿里觉得感激,要知道那家医院对我分文未取;在德里的印度门被人误认为记者,好多小孩儿抢着让我给他们照相,一传十十传百人越来越多,只好赶紧撤;在孟买找到了一个人迹罕至的海滩,第一天去的时候喂了只狗半袋饼干,第二天再去海边的时候那只狗从几十只流浪狗的的队伍里蹿出来奔向我,在我身边陪了一下午…

如果你喜欢人文胜过风景,想必印度会是你的福地。你也会和我一样,明知街边的小吃脏但还是忍不住去尝;会被食指一样长的大蟑螂吓一大跳;会听到无数个Raj在和你讲话;会围观猴子和狗在火车站里打架;会试着扒在火车车门上;会闻到从来没闻过的气味;会诧异每到夜里有那么多人露宿街头;会明白什么叫真正的活在水深火热…

但最重要的,你会发现在这片土地,人人都是贫民窟里的百万富翁。

东欧城记

年初的冬假自己背包去东欧穷游了一圈,半个多月,塞了几件衣服、笔记本和相机,图书馆借了本《Lonely Planet Eastern Europe》,没有任何计划便上了路。多哈转机,一大早就到了维也纳。一月中旬正逢维也纳入冬以来的第一场雪,街上一片泥泞。在中东烤了半年,冰镇的感觉还真不适应。清晨的维也纳繁忙却很安静,拥挤的地铁里挤满了人。在我去过的欧洲城市里,维也纳的地铁是最舒服的,宽敞明亮,每站上下都有电梯,外侧的开门按钮一水儿触摸式的。车厢内和国内人人捧着各种尺寸的手机和iPad不同,报纸挡住了人们的脸。有青旅在,我出门是不住酒店的。青旅有着最热心的前台,最丰富的旅行资讯,还有最棒的社交环境,这些都是穷游必不可少的一部分。和几个或者十几个互不相识的年轻人住在一个房间里,相当于只租床位,省钱自然不在话下,一晚上也就几欧左右,再加上冬天正逢欧洲旅游淡季,好多房间都是我一人独享。维也纳是这次旅行的大本营,特别感谢舒怡一家人的盛情款待,有了你们接下来的旅行才会如此圆满。

第一站是斯洛伐克。在抵达布拉迪斯拉发(Bratislava)之前,我甚至都不知道这个东欧小国首都的正确写法。在维也纳西站买好了车票,打开票夹一看原来这趟车不在西站始发,赶紧坐地铁奔向东站,离火车进站前两分钟喘着粗气跑到了站台。火车开动,维也纳也识趣的下起了大雪,这才是我所期待的东欧吗。下了火车,布拉迪斯拉发火车站的候车厅里一条巨大的蓝色横幅写着:“Welcome to Slovakia, Little Big Country”,简单的两句话让我这个异乡客倍感亲切。在火车上和邻座的哥伦比亚人交上了朋友,我俩决定住在一家青旅。冒着雪等了半个小时才坐上从火车站直达市中心的公交,又悲催的坐过了站,不得不迎着雪绕过整座桥走到回程的车站,花了一个多小时才找到了TripAdvisor上那家中意的青旅。

说起来也许你不会相信,在所有的欧洲城市里,布拉迪斯拉发是我的最爱。这里没有任何闻名世界的建筑,没有任何值得炫耀的历史。就是这样一个毫不起眼的小地方,让人走在街上觉得安逸得很。这也是座很有情趣的城市,在布拉迪斯拉发的街头上你会经常看到千奇百怪的铜像、复古的自行车、粉色和天蓝色的教堂。第一次不在家里过的春节也留给这座城市了,来到斯洛伐克后就订好了除夕当夜去往匈牙利的车票,下午在斯洛伐克城堡附近的小巷里找到了一家中国的馆子,老板娘是温州人,边吃饺子边聊天。阿姨已经来斯洛伐克19年了,因为生意还算不错,一家人就都搬到了这里。大儿子和我同龄,两个人聊的很开心,最后连饭钱都没管我要,好生愧疚。拜了拜年,给家里打了几通电话,挥别了这个温馨的小地方。

继续往东走,来到了素有“东欧巴黎”之称的布达佩斯。在1873年以前,布达和佩斯是相邻的两个城市,由多瑙河分开,布达在西,佩斯在东。佩斯的名字来自于斯拉夫语中的pešt’,意思是炉子,可能因为东部有许多温泉或者烧石灰的窑炉因此得名,布达则是贝拉四世统治时期修建城堡的名字。两座城市喜结连理,便有了布达佩斯这个浪漫到骨子里地方。火车进站的一刹让打小儿就有火车情结的我兴奋了好一阵,感觉像是活在电影里一样,好几列火车停在玻璃拱顶的候车厅里,雄伟的车站依旧能让人感受到奥匈帝国时期的朝气,布达佩斯东站(Budapest Keleti Railway Station)建于1881年,是当时全欧洲最大最现代化的火车站,折衷主义风格设计,时至今日也是东欧铁路枢纽最重要的火车站之一。

说道布达佩斯,有这么几样东西千万不能错过:地铁、桥、温泉和牛肉汤。

匈牙利人在布达佩斯修建了欧洲大陆上的第一条地铁(欧洲国家最古老的地铁在伦敦),不可思议的是一百多年过去了,这条线路依然沿用着最初的面貌,也就是现在安德拉什大街下的M1线(黄线)。从布达佩斯歌剧院一直坐到终点,出了地铁就是著名的英雄广场了。复古的车站和陈旧的车厢依稀还能看到这个建国一千余年东欧大国的风韵。

再来说说布达佩斯的桥。布达与佩斯发展迅速的原因之一是因为两座城市之间有一座铁链桥相联。1839年至1849年两城之间在匈牙利改革家伊斯特凡·塞切尼的建议下建成了第一座正式的桥梁,如今这座桥以他的名字命名,是布达佩斯市内跨越多瑙河的九座桥中最著名的一座。链子桥旁还有一座白色桥名为“伊丽莎白”桥,也叫“茜茜公主”桥,是布达佩斯人献给茜茜公主的。而紧挨着一条相同设计的绿桥则是以伊丽莎白情人安德拉西亚伯爵名字命名的Szabadsag Hid,以纪念两人忠贞永恒的爱。

来到布达佩斯不泡温泉,那你可亏大了。布达佩斯的温泉浴已有2000多年的历史,市内有许多温泉浴,有露天的,有室内的。有些温泉浴里形成了它们自己的亚文化,比如在塞钦伊浴场中老年人在浮在水面上的棋盘上下象棋;有的浴场在一定的日子里只向男子或女子开放;有的浴场特别受年轻人欢迎等等。临走前的晚上在最著名的塞钦伊浴场体验了一把,浴场是男女混合的,不过穿泳衣是要穿好的。浴场用温度划分成了不同的区域,最高温度37度,最低30度。男女老少在露天的浴场里各享其乐,下棋的老人、拥吻的情侣、扎堆聊天的小伙子、乱跑的孩子,零度的寒冬下,这一切都温暖极了。

最后不能错过的就是匈牙利牛肉汤,也叫古拉食汤(Gulasch),一种加红辣椒粉的牛肉浓汤。最初是匈牙利草原牧民的传统饮食,现亦成为德国、荷兰、意大利、北美,以及东欧地区的日常饮食之一。在著名的圣史蒂芬大教堂(黑色大教堂)后面有一家叫做“Belvárosi Lugas Vendéglőn”匈牙利餐馆,在布达佩斯的两天里去了三次,打心眼儿里爱上了匈牙利菜,每次冻的打颤都来到这里,一碗牛肉汤暖身开胃,接下来那些叫不出名字的主菜从没让人失望过。

两天后灰溜溜的离开了这里,这是一座没法独自旅行的城市,布达和佩斯、茜茜公主和安德拉西亚伯爵、链索桥上的同心锁和同心锁锁住的链索桥,一切都是成双成对的,就像这座城市满街的情侣一样甜美。蓝色的多瑙河、奔跑的自由女神、施特劳斯的音乐还有雄伟的城堡,这些浪漫的、忧郁的、热情的、刚强的元素合在一起,组成了这样一个美的特立独行的布达佩斯。

接下来这件事很欢乐,我人生中第一次被遣返了,帮助我拿到这个成就的是塞尔维亚。离开布达佩斯后就打算继续南下,打算经塞尔维亚、保加利亚、黑山、克罗地亚和斯洛文尼亚回到奥地利。早早买好了布达佩斯到贝尔格莱德夜车的车票,上车后发现车厢空空如也,就把椅子放倒睡觉了。凌晨三点的时候被警察叫醒,查护照。迷迷糊糊的把护照递过去,看见他们盖了个章,拿回来一看一下子就醒了:一个火车的图标,还有一个向外指的箭头。WTF,我出申根境了。

第一反应是这次旅行要结束了,如果塞尔维亚不让我入境,匈牙利也不让我回去,唯一的解决办法就是送到附近的机场遣返回阿联酋去。Alhamdulelah,alhamdulelah,我的申根签是多次的,好歹还能回到匈牙利去,于是就静静的在火车上等着塞尔维亚警察查签证。几十分钟后火车在一个小站停下了,上来了几个警察,和他们说明我没有签证后,被带下了火车。解释了自己的情况,复印了护照,在表格上签了个字,便和警察还有只巨蔫儿的警犬在车站里等着送我回程的火车。临上车前边防的警察让我拿出护照,在签证页留下了一个印章和不知所云的大叉子,屏幕的右下角随即弹出一个窗口:Acheivement Unlocked。

被遣返回布达佩斯后,当即决定北上捷克,布拉格。布拉格是这次出去最让我失望的城市,提到布拉格,脑海里自然会出现查理大桥、布拉格城堡、人骨教堂这些名字,可能是期望太高,真正到了这些地方后发现和想像中的落差很大。我在布拉格的两天一直是阴雨天,老城广场(布拉格广场)钟表旁那两只最有名的骷髅在我去之前的周末刚刚被取下来维护了,在查理大桥上各种小商小贩和成百上千的游客也彻底让人没了兴致,人骨教堂倒是很有趣,但完全没有毛骨悚然的感觉。再加上捷克最有名的两个食物(烤猪肉和啤酒)都是穆斯林的大忌,每天吃饭都成了一个难题。

抱怨总是不好的,سبحان الله,布拉格是很美的地方,可能是刚刚游过布达佩斯的原因,总觉得捷克不如匈牙利那样迷人,走在捷克的大街小巷,街道和建筑都是那么陈旧和端庄,直来直去的,和匈牙利的精雕细琢截然相反。我相信历史谜会对这座城市有更浓厚的兴趣,在老城广场的时候加入了一个free walk tour,这才了解了好多关于这座城市的历史,暗自惭愧。如果你对欧洲近代史了如指掌,东欧应该是天堂一样的地方。临走前去温瑟拉斯广场的邮局寄了点东西,成为了这座城市给我留下最好的回忆。数百年过去了这座邮局依然被沿用着,恢宏的穹顶和宽敞的大厅,数十个窗口并排工作着,好不热闹。

继续北上,赶夜车来到了华沙。进关就被波兰给了个下马威,我第一次领略到了传说中的“瓢泼大雪”,打小儿也没见过这么大的,连路都看不清了,再加上防寒准备不足,从火车站走到麦当劳那几百米冻的我头直疼。暖了暖身子,觉得在华沙的青旅里耽误这一天不合适,杀回火车站直奔柏林。出了车站,整个人困惑在地铁图前了,这哪儿是地铁图,分明是张蜘蛛网。我之前一直觉得北京的地铁规划已经足够好了,看来是咱井底之蛙,和德国人一比简直是小巫见大巫,我花了好几分钟才在密密麻麻的地图上找到了自己究竟在哪一站。在日落前赶到了Alexanderplatz,checkin了一家蹦极风格的青旅,连行李都没锁就倒下睡了。

第二天本来是想参加segway tour的,从来没玩过思维两轮车,无奈报名太晚,只好自己坐地铁和城铁转悠了。柏林虽大但景点都比较集中,利用S-bahn、U-bahn网络和两条旅游性质的公交线路Bus100、Bus200,柏林市内的景点基本上都涵盖上了。柏林主火车站、勃兰登堡门、胜利柱、威廉皇帝纪念教堂、国会大厦、总统府、博物馆岛,德国教堂,柏林大教堂,洪堡大学、查理检查站、波茨坦广场还有柏林墙,这些最具柏林特色的景点被德国人完美的公共运输系统连了起来。不过亚洲男同胞来到柏林想必是很尴尬的,德国人太高了,在地铁里经常会看到和我一样高的老奶奶,一米八几,霸气外露。第二天抽出了整个下午参观柏林赫塔的主场——柏林奥林匹克球场,德甲正值冬歇期,错失了看球的大好机会。出地铁后从五月广场步行了好久才走到了球场的正门,赫塔的涂鸦在路上随处可见,虽然来之前就知道这座球场会很大,但亲临后还是对雄伟的球场和德国人的严谨叹为观止。

傍晚搭上了回到华沙的火车,凌晨从火车站出来后发现前天的积雪已经化的差不多了,车站旁雄伟的波兰革命博物馆被夜灯照成了紫色,妩媚得很。青旅离火车站不算太远,大约2公里的路,但在零下10多度的夜里显得格外漫长。checkin后发现又是自己独享一个12人的房间,每晚五欧还带wifi和早餐,浴室也是住过的青旅里条件最好的。第二天醒来推开窗,楼下是家热闹的早餐铺子,逛早市的老人在街上提着篮子走,学生们在路旁等着公车。突然觉得华沙有北京的感觉,括号,十多年前的那个北京。

华沙的市政交通还是很棒的,轻轨、地铁、公交和城铁都体验了一把,可能是因为欧洲杯在即的原因,所有车厢都是崭新的。雪后的华沙干净的很,天是湛蓝的,甚至找不到一片云彩。因为实在太冷,走的暖脚贴都冻硬了,前后换了好几次公交地铁才折腾到了华沙老城区。说道老城区就不得不提这片土地令人肃然起敬的故事:华沙是第二次世界大战中遭受苦难和损失最惨重的城市,当年希特勒为了镇压1944年的华沙起义,惨绝人寰的轰炸几乎把华沙夷为平地,85%的建筑完全被毁,整个城市到处是断垣残壁。1945年解放后波兰政府马上着手开始华沙的重建工作,大部分的市民都希望恢复华沙的古城风貌,以传承波兰民族的文化和历史。华沙大学的师生们搜集了在战前测绘的华沙老城区主要街道和重要建筑物的全部图纸,而老人们一有闲暇就聚在广场,学生们凭借着老人的记忆复原了没有图纸的建筑。就这样,波兰人仅仅用了五年时间就重建了华沙老城,并在重建过程中对煤气管线等公共设施进行了完善。这样的重建工作使从来不承认重建是文化遗产的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在1980年把这座浴火重生的老城以“华沙历史中心”列入了世界文化遗产名录。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在评价华沙历史中心时是这样描述的:1944年8月华沙起义期间,华沙历史中心85%以上的建筑遭到纳粹部队的摧毁。二战之后,华沙人民用长达5年的时间重建古城,他们修建了教堂、宫殿和贸易场所。华沙的重生是13世纪至20世纪建筑史上不可抹灭的一笔。

接下来说说波兰的美食。提到饺子和茶,绝大多数人会合中国人联系起来。但对波兰人来说饺子和茶是属于波兰文化里的东西。波兰人喜欢喝红茶,淡淡的红茶烧开,加上一片柠檬,寒冬下喝上一杯感觉好极了。而饺子馆则遍布整个波兰,荤的素的奶酪的,种类和咱国内有的一拼,和中国的饺子不同的是波兰饺子更像小馅饼,和咱们包饺子剩面了才会捏出来的那些“怪胎”如出一辙。尝了几个奶酪馅儿的,还别有一番风味。和波兰人聊天他们甚至认为饺子是波兰人发明的,我回来后还特地google了一下,有一种说法是波兰的饺子最早起源于中国,13世纪由马可波罗带到了欧洲,并从此在波兰定居下来。因为宗教的原因,猪肉和酒部分就省略了,这都是波兰比较有特色的一些食物,不过几道鸡肉做的波兰菜倒是很讨人喜欢。有一道名为Rosol的头牌,波兰语里鸡汤的意思,把鸡跟切碎的胡萝卜、芹菜根、洋葱一起炖上个2个小时,冬日下的暖身利器。还有一道忘了名字的烤鸡排,奶酪是化到鸡排里的,据说白色的奶酪在欧洲只有波兰生产,其他国家都是从波兰进口的。

临走前膜拜了一下2012年欧洲杯的主体育场,看上去有点像魔兽里兽族的兵营,因为欧洲杯开战在即,体育场开设了一个供游客参观的窗口。场馆设施现代化的很,夜晚下红白相间的体育场显得格外耀眼。第二天的晚上挥别了波兰,坐了20多个小时的火车赶到这次旅行的最后一站:斯洛文尼亚首都——卢布尔雅那。这又是一个我去之前不知道怎样拼写的城市,当青旅的大姐告诉我在斯洛文尼亚语里这是“被爱(beloved)”意思的时候,当即就把“Ljubljana”这个单词记下来了。我住的青旅位于Veselova路,在斯洛文尼亚语里是“快乐”的意思,到处以形容词命名街道的城市,ya allah,多么有爱。不过卢布尔雅那真是太小了,袖珍一样的首都,即便这样这仍是全世界人口密度最小的城市之一,步行贯穿整个城市甚至连一个小时都用不上。

浓缩的才是精华,卢布尔雅那虽小,但却有很多富有特色的东西。其中卢布尔雅那河我的最爱,走过普雷舍伦广场的步行街,穿过进出旧城的大门,在三重桥下涓涓而流的便是卢布尔雅那河了。斯洛文尼亚人称它为Ljubljanica,斯语里小卢布尔雅那的意思。曾几何时这条河流曾是亚得里亚海和黑海商旅航道上一条重要的支流,一直以来都作为卢市的生命之源流淌着。卢布尔雅那河两岸风景如画,在南岸一排露天咖啡馆更是卢市一景,这里是全城最热闹的地方了。斯洛文尼亚人的一大爱好就是坐在卢布尔雅那河边的听着悠扬的手风琴,和恋人或是好友喝上一杯咖啡或是下午茶,无论寒冬还是盛夏。

夜里和青旅的室友聊天,得知了斯洛文尼亚一种享誉盛名的蛋糕,在她的强烈推荐下,第二天坐上长途车来到了Bled Lake,蛋糕还没吃到,湖中的美景已经让人一饱眼福了,我从没来见过这么安静的小村庄,从没见过这么安静的湖水,天鹅和野鸭在湖水的倒影里旁若无人地游着,教堂的钟声弥漫在湖中小岛升起地炊烟里,这个依山傍水地小村庄就如仙境一样。在湖边地一家小店找到传说中奶油蛋糕,上层是奶油,下层是布莱德湖特制地奶酪,顶上盖了一层薄薄地饼干,这就是大名鼎鼎地Kremsnita了。每年四月到八月甚至会有意大利人坐火车专程赶到这里,只为吃上一块Kremsnita,一品湖景。

关于布莱德湖,还有一个美丽的传说。相传在16世纪时一对富有的青年夫妇从外乡游玩到这里,陶醉于布莱德地区的湖光山色并定居于此。他们笃信基督教,用自己的积蓄修缮了破旧的教堂,过起了幸福的生活。但不久后为抗击奥斯曼土耳其人大举入侵,丈夫应征入伍。然而离家已经几年的丈夫没有给妻子回去任何音信,尽管如此,妻子坚信他会履行承诺,一定会回到布莱德湖,一直在默默等待和思念中度日。9年后,终于传来了丈夫已战死疆场的确切讯息。伤心欲绝的妻子变卖所有家产,花钱铸了一口大钟捐给湖心岛上地教堂,以寄托哀思并祝福所有和她丈夫一样“为美好生活”而抗争的人们。但就在大钟装上船,从湖边往湖心岛运送时突然狂风大作,船倾斜致使大钟沉落湖底。虽然巨钟沉入湖底只是传说,但是主人公则却确有其人,捐钟也是确有其事。后来痴情的妻子离开了布莱德湖,去世在罗马。今天湖心教堂里有一口重达178公斤的大钟,是那位妻子死后当时的大主教捐给湖心教堂的。缘于这个美丽的传说,年轻的游客,特别是情侣们都不忘敲钟许愿,祈祷爱情天长地久。

两天后回到了维也纳,给这次收获颇多的旅行画上了句号。离开奥地利的时候身上已经没有多少钱了,想塑封一下我的背包。在候机厅里翻着零钱,全都是硬币。一位热心的斯洛伐克阿姨看到后借了我10欧,本来是打算进了候机厅兑换完免税单再还给人家的,结果checkin之后就出不来了,现在每次去机场看到塑封机总会想到这件事。虽然不可能被看到,还是得在这儿表示下感谢。

回程的飞机上睡得特别香,贴好了免打扰贴,睁开眼就到多哈了,转机飞迪拜,从冰柜回到了烤箱里。打车回学校的路上我问师傅最近有没有什么新鲜事儿,师傅一脸憨笑的说:“我来阿联酋工作12年了,日子一天比一天好,你说你离开这一个月这里能发生什么事儿?” 我会心的附和着笑,看着迪拜的街灯一盏一盏地被甩在身后,远处数不清的清真寺拜楼慈祥的亮着,这才发现自己已经喜欢上了这里,还好还不算晚,الحمد لله。

最后引用杰克·凯鲁亚克《在路上》中的一句节个尾:

“So shut up, live, travel, adventure, bless, and don’t be sorry.”

趁着还年轻,还能诉说思念,生活吧,旅行吧,冒险吧,祝福吧,别留下一丝遗憾。

献给自己的20岁生日,الحمد لله,一切赞颂全归真主。
اللَّهُمَّ اجْعَلْ عَمَلَنَا كُلَّهُ خَالِصَاً لِوَجْهِكَ الكَرِيمِ
رمَضَان كريم

第三国申请申根签攻略

来到阿联酋三个月了,生活学习一切安好。每天过的都挺充实,排满了各种作业和大小考试,如愿的入选了游泳校队,每天就是游泳馆、图书馆、宿舍。再加上学习压力也不小,写篇更新成了件奢侈的事儿。不过忙忙累归累,心里还是挺高兴的,毕竟朝思暮想牟了一整年的劲儿,也算尝到点儿甜头。在这边的生活,当我觉得已经足够稳定的时候会写篇更新。

刚才看到了snowxh的年终总结,有句话说道心坎儿去了:

刚刚无聊查了一下居然有PR=3,诚惶诚恐…我一直说blog更新少了起码证明我过的不无聊,就算被考试折磨的焦头烂额无暇上网,那也是充实的日子。只是和过去认识的博主们的交流越来越少,看他们的更新也只能在手机上忙里偷闲gr看看,不免有些落寞…

学校的寒假很短,只有不到两周的时间,来之前就计划着用这十几天出去转转。阿联酋的优势之一就是地理位置,飞往欧洲、非洲以及中亚这些好地方几乎是同样的距离,再加上全世界最大的迪拜机场离学校只有几十分钟的路,以后每逢假期都打算出去转转。今年寒假决定去奥地利,所以需要主要入境国为奥地利的申根签。

Austria Visa

什么是申根签?申根签证是指签署“申根协定”的欧洲国家所发出的签证。这些国家之间的边境上,已取消了签证检查。这就是说,如果你持有在法国使馆获得的申根签证,你可以由法国跨过边境进入德国、意大利、比利时等国家而不需要另外的签证。当然你还可以继续旅行,从比利时进入荷兰。但是如果你想从法国进入瑞士(瑞士并没有签署申根协定)然后进入德国,你就要检查一下首先有没有瑞士签证,然后你的申根签证是单次入境还是多次入境的,因为一旦你离开申根国家,你的单次入境签证就用完了。 另外很多人打算申请申根签的都不会只去一个国家,在这儿说下第一入境国和主要入境国的问题。举个例子,比如我要从X地去A、B、C这三个申根区国家,去程航班从X地飞往A地,回程航班从C地飞往X地,我会在在A地呆2天,在B地呆7天,在C地呆4天。那么临行前你该申请的是B地的申根签,因为你所申请申根签的所在国是你的主要入境国(最长逗留时间的国家),而不是第一入境国。

之前从来没有在第三国(非护照所在国)申请签证的经验,来之前一直犹豫要不要再国内先把签证办好。鉴于暑假时间紧,而且申请三个月以外的旅行计划拒签率很高,就决定到了这边再折腾签证的事。网上的成功经验大多由英美留学生所写,网上没有任何一篇在阿联酋甚至任何中东国家的申请的例子,希望这篇文章能帮到更多打算在第三国申请尤其是在中东地区申请签证的朋友。

首先,说说必需品:

1.阿联酋的合法居民(即持有居留签证)可以用贴有居留签的护照在阿联酋境内申请任何国家的签证,不需要UAE National ID。

2.预约系统采用信用卡付费,你必须有一张支持网络付款的信用卡。

VIS签证预约系统:

1.拨打电话,选择英语和阿拉伯语,按照提示输入信用卡卡号以及信用卡安全码信息,每次接通需付费约14欧元。

2.接通电话后对方会咨询你的一些基本信息,比如姓名、邮箱、电话、停留时间等等,确认无误后,对方会和你商量合适预约时间。

3.预约成功后,你的邮箱会收到一封大使馆的邮件,你只需在预约那天之前带着如下材料交给大使馆前台的服务人员就好了,只需要本人提交材料,并不需要面签问问题。

奥地利大使馆在阿布扎比的Reem Island,届时你需要如下材料:

1.贴有阿联酋居留签证的原始护照以及一张个人信息页的彩色复印件
Tips:需保证回程前护照仍在有效期内。

2.签证申请表以及一张近期的2寸彩色照片
Tips:申请表在大使馆的门口和官方网站中都能找到,照片需为近照,不能与护照图片重复。

3.近三个月的银行存款证明
Tips:就是Bank Statement,这个直接找你的银行就好了,我用的是Sharjah Islamic Bank,基本所有阿联酋的银行都有这样的服务。里面的存款大于你的机票和酒店开销就好。

4.旅行保险
Tips:这个非常重要,保险长度必须时间长于你在申根区旅行,保额必须大于3万欧元。英国留学的去 MoneySupermarket.com这样的网站找,特别便宜。其他国家的只要在google搜“schengen visa insurance”就行了。我选的是奥地利当地的一家公司,Europäische Reiseversicherung AG,小贵但是保险。

5.机票预订单
Tips:预约直接去法航官网,选好航班后底下有一个选项就是预定,需要收75DHS的预订费。大陆申请的朋友可以选择携程,免费。

6.酒店预订单
Tips:Booking、agoda都行,反正能免费取消的都行,这个最简单,只要把预定之后的邮件打印出来就可以了。

7.旅行计划
Tips:这个如果是第一次申请还蛮重要,给一个我自己那份旅行计划的格式,照搬即可:

DAY6: 24/01/2012
Plan: Check out and take a train to Hallstatt, check in Seewirt Zauner at Marktplatz. Go to visit Gosau village then go back to Hallstatt at night.
Transportations: Train and taxi.
Hotel: Seewirt Zauner

8.准假信
Tips:如果你是学生,需要学校的准假信,如果你在阿联酋上班,需要单位开出的准假信。学校的国际关系办超级棒,写了一封类似推荐信的信函,很管用。

差不多就是这些,在阿联酋申请申根签的好处有很多,比如你只需要本人提交材料无需面签,而且四天之内就能拿到签证。对于大陆申请的朋友,德国和希腊的申根签是很好的选择,奥地利驻中国大使馆是不对中国人发放个人自由行签证的,强调一下绝大多数的申根签都需要本人亲自去大使馆面签,只有极个别的接受邮件或代理人提交申请。有任何关于在第三国申请申根签的问题,欢迎在下面留言。

Dubai Fireworks

最后附一张哈利法塔新年焰火的照片儿,我就说吧,她是女孩儿。

那么一月份,维也纳见了。各位新年快乐。

我爱北京

2011年9月6日09:05。特地设置了在这个时候自动发布,这样多棒,就不用提前和北京告别了。文章的标题很三俗,写的也有点儿长,路过的客官随便看看就好。未来很长一段时间内,学习和工作的圈子都将离开这个城市,有些不舍在所难免。矫情的话没有,就是想写点东西,写给自己,也写给深爱的北京。

前几天和往常一样去使馆区遛弯儿,看着喧闹的城市在深夜安静下来,才意识到像这样生活在北京的日子所剩不多了。前些日子家里来趄,闲聊的时候问我自己一个人出去想家了怎么办。我笑着说我不想家,从初中开始就没怎么在家里住过了,出去闯闯也挺好。其实,我早就经历过想家的时候了,不过心里还是多少会担心些爸妈在我走之后的生活。但我知道,我一定会很想大北京这个家,想念这个把我拉扯大的地方。

好多人都说,北京有什么啊,全是人和车、冷漠的表情、难以置信的物价和房价,还有让人喘不过气来的节奏,拥挤的道路尘土飞扬⋯⋯而我觉得,真正在北京长大的人,想要不爱上这座城市,你做不到。

I met this girl when I was six years old, and what I loved most she had so much soul. She said, “Excuse me, little homie, I know you don’t know me but my name is Sandy and I like to blow trees.”

很小的时候住在石景山那边,小区的名字叫杨庄。回忆儿时的生活总是很有趣,有些地方直到现在我还记得很清楚。比如那时候早饭我都是在一家叫“肚歪”的铺子吃,可能是老板知道自己的早餐不干净,所以选了“肚歪”这样的名字,后来查卫生的时候真的被勒令停业了。每天的中午饭我都是在学校边儿上的小饭桌解决的,至于什么是小饭桌,去过的你们都懂的,就是每天中午一群怪阿姨逼小朋友吃饭的地方。每次小饭桌阿姨包饺子都会给我们在小黑板上画正字,比赛看谁吃的最多。一般大家都有四个“正”,我小时候特别瘦,也就能吃出来仨字儿。但是班里有个小胖子为了和另一个小胖子比赛,居然一顿饭干掉了50多个饺子。于是在中午大家睡觉的时候,那哥们儿酣畅淋漓的吐了一地,至今记忆犹新。说到了石景山就不能不提八角游乐园,那个时候的八角没有门票,只收游乐设施的钱。每隔几天我就和姥姥去一次,我最喜欢的是青苹果过山车,就是长相酷似毛毛虫的迷你过山车穿梭在一堆苹果里,现在还是能在好多游乐场看到那样绿色的虫子,每次都能想到八角游乐园的那只。那个时候的石景山真的算是很偏僻一地儿,每个月能去趟玉泉路的大物美就觉得幸福死了。

新千年的北京流行这么几样东西,悠悠球、奇多卡还有宠物小精灵,给我印象比较深刻是奇多的三国卡,有塑料的、银色的还有金色的,谁要是能吃出来一张闪卡,那在小朋友圈子里可就牛x了。说到小时候,想到了住在杨庄小区的日子,那时候楼下有棵桑葚儿树,结果子的时候特别漂亮诱人,因为是别人院子里种的,我只能偷着爬上去摘,不敢明目张胆的拿棍儿敲。结果有一次从树上掉了下来,后背划了个大口子,尾巴骨疼得站不起来不说,还扯裂了新买的球衣。打那之后,我再没吃过桑椹儿,再后来我也看不到桑葚儿树了。其实住在石景山的日子里还有好多难忘的事和地方,比如我家厨房成灾的蟑螂,比如曾经有只耗子跑进我家被我和我爸就地正法,现在一想还在那种环境下生活过就觉得挺高兴的,这才叫生活,家家都有本难念的经。前几天坐车路过八角,原来熟悉的地方早已物是人非了,昔日的郊区变的井井有条,宽敞的街道、塑钢玻璃的大厦林立,一点小时候的郊区范儿都没有。多怀念每次一刮大风就尘土飞扬的石景山啊,还能说什么呢,看看如今的大栅栏,你就什么都懂了。在中国,城市进步的代价就是牺牲传统和文化,有些东西变的现代化了,反而感觉失去了什么。

And from that point I never blow her off, homies come from outta town, I like to show her off. They like to act tough, she like to tow ’em off, and make ’em straighten up their act ’cause she know they soft.

小学三年级搬到了蒋宅口,在和平里那边住。我现在依然觉得那是北京最适合老百姓住的地儿,相对便捷的交通,安静的住宅区,周围配套设施也很完善。那时候是我最没心没肺的时候,用我妈的话:每天已经high一定地步了。首先要提的就是小黄庄小区这个奇葩之地,我从没见过北京还有什么小区能比我们院里的孩子更团结。每天晚上放学之后,小区里的孩子总是聚在一起玩儿,周六周日的时候我们都会疯到很晚,有的时候会超过十一点。这时候经常会听到某个居民楼突然传来一阵包租婆的怒吼:“王XX,赶紧回家睡觉!”,这个时候我们会一块儿站在包租婆的楼下,十几个人冲着上面齐声大喊:“阿姨,求您了,再让他玩儿半个小时吧!”,在这种情况下没有家长会不给面子的,于是我们小技俩就得逞了。等过了半个小时包租婆再喊的时候我们就把延长时间变短点儿,反正,只要包租婆你不下来,就别想把儿子领回家去。还有一件很欢乐的活动就是卖瓶子,小的时候家里都很少给零花钱,每当缺钱时候我和一哥们儿就会贯穿整个小区的居民楼,把所有别人家门口放的准备卖破烂儿的瓶子全都偷走自己卖去,每次都能有几块钱的收入,够喝好几瓶北冰洋了,天上掉不了馅饼,但是能掉北冰洋。说到花钱还有一个地方对我的影响很大,就在蒋宅口路的东侧有个大众软件,里面是个小桌游+电脑吧,那时候北京流行打万智,我也凑热闹,我都忘了多少次在那里玩儿万智和星际被姥姥抓过现行,想想也挺好,桌游、电脑游戏这些消磨时间的东西,小学之后再没碰过。

说完小区,说说学校。我是在和三小上学的,和平里第三小学。虽说不是传统意义上的好学校,但在我心里一直觉得特别好。小学刚开始的时候算是学校所谓的问题学生,其实我也不知道是什么问题,反正就是从来不写作业+上课嘻皮笑脸,给数学老师气哭过,和英语老师在办公室里对骂,在操场和别人打假。记得每周一收作业的时候,我要是交作业了,老师反而会觉得很惊讶,所以每天放学不能按时回家是经常的事儿。一般有两种可能,一种是我真的被老师留下补作业了,一种是我去奥士凯那边的主机店玩儿实况去了。虽然成绩不差,学校的竞赛、广播都挺积极而且做的还凑合,但我记忆里的小学生活永远是那些混蛋的事儿。现在一想真的是特别感激小学那几个被我气过的老师,虽然已经六七年没联系了,但到了我现在还能特别清楚的记得班里的每个老师和同学叫什么名字长什么样儿,记得每个老师和学校的小事,记得为了喜欢的女孩儿绕大远回家,记得自己多精彩多二逼多欢乐的过完了小学生活,这是一生的财富。

另外一个不得不提的地方就是地坛。地坛在我心里是个份量很重的地方,不光是因为游泳队,很多人都知道我游泳地坛体校,其实地坛公园在我眼里更重要。很多人一提到地坛第一个想到的是庙会和书市,那只是地坛性格开朗和热情的一面,其实静下来的地坛,别有一番风味。那时每天晚饭后我都会陪姥姥去地坛散步,穿着我的轮滑鞋。姥姥去和别的老太太健身聊天了,我就借着路灯在地坛转悠。那时候的地坛没现在这么光鲜亮丽,没那么多设施,更没那么多人。喜欢音乐的人在地坛演奏,喜欢唱歌的人在地坛合唱,喜欢锻炼的人在地坛打球,心里有事的人在地坛散步思考,谈情说爱的人在地坛相吻拥抱,孩子们在地坛无忧无虑的玩耍。那时候的地坛是万能的,你几乎能在地坛看到各种各样的人和事,而且每次走过甬道的时候都能闻到特别醉人的树香,那感觉惬意得很。

And when I grew up she showed me how to go downtown, and at nighttime my face lit up, so astounding. I told her in my heart is where she always be, she never mess with entertainers ‘cuz they always leave.

再后来搬到了东直门,也就是现在这儿。如果说之前的日子都没心没肺的度过了,这个时候就开始长脑子记事儿了,会有些思考和感情在里面。东直门是真正陪着我长大的地方,看着我从顽童变成少年,从少年变成青年。每次和好多不熟悉北京的同学说我在东直门住,他们都两眼茫然,等赶我补充一句在三里屯那边儿,一下子就有人两眼放光了。其实东直门就是东直门,东直门那么大,三里屯只是一部分,再说屯子里也不只是夜店,有那么多曾经很棒的bar和cafe,有那么多飘过大麻味儿的巷子,那么多的理发店和快捷炮房。这些都是一个城市应该有的,我不反感只是我不会去,要是真没了这些灯红酒绿的地方,这片儿反而少了点什么。其实在这个看似喧闹的地方,有很多值得你去发现的内在的东西。

先从我最爱的一条街开始说起,街的名字叫东直门外大街,人称东外大街。在元朝的时候东直门是个箭楼,康熙年间曾经当过进口货的仓库,新中国成立之后,城门就被某组织拆除了,从那时起东直门就没门儿了,彻底变成了个名字。如今在这条街上打头阵的是一家商场:东方银座。2005年之前,东直门这边最热闹的商场非银座莫属,完善的购物、餐饮和超市经营结构一度让朝阳门的大华普有了压力。不夸张的说,那时候东直门这边飞的塑料袋儿随便抓一个就是印着Ginza Mall的。到了后来好像香港人开始融资进行了大范围的改版,从此江河日下,如今被西边的来福士打的溃不成军。银座的对面就是东直门交通枢纽,在奥运会筹备之前,交通枢纽这么高端奢华一词儿是和东直门不沾边儿的,要我说就是个大破公交站+长途客车站。最令人发指的,这个交通枢纽的大楼是我见过全北京竣工最磨叽的,从07拖到08,08拖到10,直到今天这个枢纽还是未能竣工。继续往东走有个很搞笑的电影院叫“蜂巢剧场”,前身是东创影院,只有两个厅就罢了,还不能保证场场爆满,在北京能有这样的影院实属不易。路过我家,穿过中国第一家pizza hut再往东走,你会看到一家宾馆叫奥加饭店,这个是这附近比较知名的青楼,如果你在深夜路过,看着那些保镖、轿车还有棍子腿的失足少女,你立马就懂了。在这家宾馆的对面就是澳大利亚大使馆,我一直觉得澳大利亚大使馆的门廊设计就跟监狱似的,压抑,而且地理位置和加拿大大使馆搅基严重,联想一下留学和移民形势,不言而喻。过了新东路的十字路口,第一家开门儿营业的就是德国大使馆,也是整个使馆区最得瑟得一个,每次有什么活动或者重大节日的时候,雕塑和景观一定是最夸张的,06年世界杯那个冰山大瀑布还有人记得么?继续往东走,这条路就进入使馆区了,郁郁葱葱的树荫,使馆别墅林立。当你看到三环边儿上的农展馆,这条路也就到了终点。如果从西向东沿着这条路走,你会发现身边从喧嚣开始,以安静结束,一两千米的路就有如此大的差距,这就是东外大街,静如处子,动如脱兔。

东直门还有一个好处就是去哪儿都方便,北有13号线,南有2号线,西有5号线,东有10号线。在北京只要你有了地铁就没什么去不了的地儿,最主要的是只需要花掉你两块钱。我是向来不轻易打车的,一是我家没有单位报销打车钱,打车开销实在太大,有那些钱我能干好多事儿;二来我也不喜欢打车,一个人坐在车里有什么意思,万一遇到了一个愿意跟你侃蛋逼的司机,我恨不得从车上跳下去。我出门儿基本靠腿、公交和地铁,雨果说下水道是城市的灵魂,我觉得市政交通才是,这是真正和我们这些老百姓息息相关的东西。说道这儿不得不提一辆公交车,635。对我来说这是辆有故事的公交车,我管他叫专线。每周末带妈去鼓楼吃炒肝儿和包子的时候,坐635;去中关村最快的方法就是坐十号线到海淀黄庄,去农展馆坐地铁的时候还是要坐635;去新街口吃凉面,还是要坐635;去春秀路车站那家爆肚皇,吃着烧饼看到的还是一辆又一辆635。其实关于这辆公交还有个很美好的爱情故事,不在这里讲了,你看到的时候笑笑就好。

和我熟的都知道我还有个好习惯,就是每天晚上十一点半左右出去散步,十二点出头回到家,洗个澡睡上一觉。路线大概是这样,东外大街-三里屯-工体北-春秀路。好多不了解我的人都说我抽风,我就笑笑和他们说你们体会不到。我喜欢这个时候的北京,看着喧闹的城市安静下来,那感觉特别好。有什么心里事儿或者犹豫的时候,走一走就都想通了。这条路线对我这个吃货来说还有一个好处,就是能顺便去屯子里的nail botique买张薄饼卷冰淇淋,要是饿的不行了,就去麦当劳买两包小薯两对辣翅带回家吃。走多了,街上卖烟的老黑都认识我了,刚开始问我要不要好东西,我每次都no+thx,后来他就不鸟我了,再到后来总是见到,他竟然会跟我打招呼,很是有爱。我真的熟悉和热爱这附近的每一个地方,不谦虚的说,这几条街的大厦、铺子和大使馆,我都能背着按照顺序挨个儿数出来。

最该说的一个地儿留在了最后:工人体育场。一说到中国足球,一说到我看中超,不少人都会或多或少嘲笑一下。我很少会去争辩什么,因为他们体会不到自己家门口有支球队是什么感觉,从来没感受过比赛日的震撼,从来没喊过口号和队歌。最重要的是,他们也许从来没真正爱上过足球,足球是需要本土文化的,否则就和网恋一样不靠谱。国安是我生命的一部分,这是阿森纳、斯图加特、拉齐奥这些我欣赏的欧洲球队不能给的。很多人看到过我安静的时候,很多人看到过我活跃的时候,但是很少有人看到过我疯狂的时候。一想以前的日子就有意思,买票的时候5分钟从家里到工体骑个来回,射着去弹着回来;在鸟巢和阿培大骂伊布傻X;在工体北嘲讽上海警察;在地铁和哥儿几个喊口号挑衅巴萨球迷⋯⋯欢乐的、激动的、失落的、疯狂的,实在太多了,不胜枚举。这回带走的行李里有两件“没用”的东西,一件是印着“跟丫死磕”的国安球衣,一件是“国安是冠军 工体永不败”的围巾,打包行李的时候妈妈看到了这两件东西,我说我一定要带,她笑笑没说什么表示默许。忘了说了,我全家都是国安球迷。

就写到这里吧,坚持看完的各位辛苦了。其实关于北京想说的太多了,印在脑子里的人和地方也太多了,这篇文章只是很小很小的一部分,趁着脑子还好使,念叨念叨这些陪我长大的地方和平凡的事儿。以后的假期也许能回来,但只是拿着旅行箱匆匆的来了又走。朋友圈子也许还在,但这些地方可能就不在了。我不悲观,我只是实事求是,天下没有不散的宴席。我会想念这里的,想念姚记的炒肝儿和包子,想念肚皇的爆仁儿和烧饼,想念京客隆的大馒头,想念渝信的口水鸡,想念馅老满的饺子,想念骂丫裁判傻星的工体,想念一起驰骋的地坛东单,想念汗流浃背的公交地铁,想念砍价互不相让的中关村,想念我的635大专线,想念安静的使馆区,想念每一个和哥儿几个、好姐妹、好姑娘去过的地方⋯⋯但是这些想念,丝毫不会影响我对新城市和新生活的憧憬与向往,这些地方、这些故事还有这些人都是财富,我要带着这些宝贵的东西一直不回头的走下去。

千言万语,胜不过一句我爱北京,而且我知道,北京也爱我。那大北京,咱就先这样异地恋着,等着哪天我混出息了回去找你。

别来无恙

博客从4月27号开始就再没有更新过,留言也没有回,先给大家到个歉。不是没有时间更新,就是想等着彻底静下来再好好写点东西,宁缺勿滥。其实草稿箱里现在有好多现成的文章,都是一些无聊的教程和伪技术文,好多观点和方法都过时了,还不如踏踏实实写一篇。先说说这几个月一直在干吗,像消失了一样。

5月6月挺忙的,从阿拉伯语班抽身出来之后一直忙着考试,6月末开始着手学校的申请,7月底收到了学校的录取材料和新生手册,写起来很轻巧,多苦逼自己心里明镜儿似的。多谢大家的关心,我最后去了阿联酋的沙迦美国大学(American University of Sharjah),修Civil Engineering。这一路考试、DIY申请下来,收获很大。

从7月初把申请材料寄出去开始就一直闲着,整个七月份就是疯玩儿的一月,我都忘了整个七月有几天是全天都呆在家里的,屈指可数。那段日子觉得做什么都顺,有的时候就是这样,你所期盼的生活你一直在追来追去,当你累了停下来了,有些美好的东西就会自己找上门来,那个时候会特别平静和满足,因为你已经不像当初那样期待了.所以,这样来之不易的东西得更加珍惜才是。

到了8月就静下来了,过完这折腾的一年,也该静下来想想以后的生活。提前准备一下大学的课程,物理已经一年没看了。和妈妈学学做饭,拾掇一下家里的电脑们,看看书,陪陪家里人。我是个挺喜欢一个人做点事的人,习惯自己生活了,朋友们偶尔聚聚调节一下就好。推掉了所有8月的聚会,每天呆在家里,日子过得特别滋润。还奢求什么呢,爸妈都好,朋友都好,有人爱,被人爱,有学上,有盼头。我知道,这只是个开始。

还有好多私事儿,不是不愿意说,就是觉得水到渠成时家里人和身边的朋友一看就懂,岂不是更好。

前几天扫GR,已经400多未读了,从来没这么多过。看着大家写的东西,心里各种高兴。WP是个好圈子,真的。在这个微博和SNS浮躁的时代,能有人坚守在博客把心里话写出来,就是很棒的一件事。还有这一阵子暂时离开的twitter,我很想回去,但是方校长不想让我好好玩儿推,封了我的api,墙了我的威屁恩,弄得我懒的去申请域名搭建了,索性先用ssh凑合上着,等9月到了学校就彻底告别这种恶劣的网络环境了。

回到博客,一直没经管,它也耐不住寂寞发生了点儿小变化。

1.Google PR更新了,博客直接从0跳到了3,虽说不追求这个,不过以后有接广告的资本了,总想着给朋友免费做做广告,但是一直PR0是在说不出口,友链里的朋友们,还有开网店的同学们,需要帮忙甭客气,这点小事算不上人情。

2.莫名其妙的被百度解封了,感谢组织对我理解和宽容,感谢李彦宏,感谢百度…个屁。

 

其余也没有什么变化了,最大的变化就是4个月没有更新。GTD的那篇文章很受大家喜欢,以后有更多心得的时候再写一篇Vol.2,欢迎到时候拍砖。

====================================================================

这一年算是一个转折点,过得不怎么容易,收获挺大的,自己变化也挺大的。交到了不少朋友,懂了不少事,多了不少责任。在这里必须要说声谢谢:

最该感谢的是爸妈,去年高考结束之后让我自己做出了选择,在你们的支持、鼓励下我走过来了,而且前景比想象中更好。我不知道多少父母可以允许自己的孩子高考之后不上学,闲逸在家去准备SAT和TOEFL这些东西,因为空白期的问题,这和赌博没什么区别。谢谢你们的信任,我知道你们从不看我的博客,但是儿子心里满是感激。

其次就是感谢这种西方的考试制度,这一年考了2次SAT 3次托福,让我有足够的机会去申请想去的学校,而且这个机会是相对公平的,我们在高中总会说“09年高考简单,我们这年倍儿难”,但是没有一个西方的学校会要求学生提供指定考试日期的成绩。另外DIY学校申请也让我学到了不少东西:怎样交流,怎样去表达和描述自己的长处,怎样用英文去打动别人。

以下的排名,就不分先后了,你们都是对我至关重要的人:

这一年一直在身边从未走远的朋友们,这些日子肯定是我打小儿以来最不好过的一段时间,但是你们从来没离开过我。阿培两口子、闷闷、61、小兔、舒怡、范强、王野、菲菲、婷婷、旭姐、申健、小老许、斯斯,还有步。在我最傻星最失落的时候,你们用各种方式找到了我,无论是手机、邮件还是博客,我都记得。

TOEFL班的大猥琐和众帝众后们,虽然时间很短,但是认识你们很高兴。还有学阿拉伯语认识了最靠谱的你们:穆罕穆德、Nada、伊斯玛依拉、Kedy、穆斯托法、阿伊莎老师、阿卜杜拉哈曼、大阿里、金老师、吕老师。两三年后,我们中东见。

以及骁哥、诗瑶、宋宇、雅哥、小猥等等这些阿培带我走进他的圈子,和你们踢球、一起去工体、一块儿撮顿饭是我觉得特开心的一事儿。

前几天背包游见到的高中众,申健、麦迪、剑哥、旭姐、畅哥、大屁股,也许咱们至少得几年后见了,无论联不联系,无论走到哪儿,咱哥儿几个都好好的,谢谢申健的留宿,四年之后,记得带我俩看场阿贾克斯的比赛。

还有所有在WordPress和twitter认识的朋友们,真的特别感谢。我不是一个喜欢在网上交朋友的人,但是来到twitter后改变了我的一些看法。我不喜欢微博人人这些没法畅快说出心里话的地方。在WP和推特上我看到的是特别纯正的你们,和扇子去看老鹰的演唱会,和小宅宅还有ibuick鱼眼儿侃蛋逼,和绍斌去看鲍勃迪伦,那个时候才觉得twitter和WP就像一个私人会馆一样,这几万人独享其乐。我希望twitter能一直被封下去,让中国的互联网有一片世外桃源。WordPress,twitter,我感觉这是能陪我一辈子的东西。所以这个博客,我会一直更新下去,再穷,服务器和域名钱总能有。

最后,刮下让这一年变得如此美好的小鼻梁。Some of people get dipped in flat, some in satin, some in gloss… But every once in a while you find someone who’s iridescent, and when you do, nothing will ever compare. b2gather getting better.

谢谢你们,真的。我是挺重感情一人儿,我不矫情。但这句谢谢,你们一定收下。